诺尔康招聘
  • 植入者风采集锦
  • |
  • 首页 > 社区 > 植入者风采集锦
  • 诺尔康人工耳蜗临床试验的朋友们(八): 邱助兵:人工耳蜗助我挑起家庭重担
    时间:2017-11-15  阅读:400次  作者:admin

             人来人往的桐城商城内,一间鞋帽百货商铺格外热闹。络绎不绝的顾客浏览试穿着心仪的商品,不时和店家咨询几句,或是还一还价格。店家一面应客户要求挑选商品,一面麻利地回复顾客的提问。看着店家熟练地招揽生意,相信你绝对不会想到,“老练”的店家邱助兵曾是一位听障患者。

             每逢大小节日,大街小巷总会不时传来阵阵或轻或响的鞭炮声。节假日,鞭炮总能成为“火爆的助兴单品”,殊不知这火爆的背后隐藏着种种危机。

             2009年元旦,正是辞旧迎新的时节。邱助兵和家人同样欢欢喜喜地迎接着全新一年的到来。然而,他没有想到喜悦因一声巨大的鞭炮声戛然而止。

             “当时,我的双耳被鞭炮声震得完全麻木了,什么也听不到,也什么都感觉不到。”邱助兵回忆道。从那之后,他慢慢陷入了无声世界。他从没有听说放鞭炮能把耳朵震聋的,更没有见过这样的例子,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因此并没有足够重视,更没能及时去医院就医。

             彼时的邱助兵和妻子双双失业,更有两个年幼的孩子正在上学。两人只能到处打零工维持生计,伤风感冒都是“熬一熬”,由着身体自主恢复。“我一直以为听力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动康复,但这希望越来越小。”

    1510733542_2.png

    重享有声生活的邱助兵

            三个月后,邱助兵的耳朵已完全听不清他人的话语了,耳鸣和晕眩更是整日整夜地折磨着他。“感觉脑袋已不是自己的了,好像无数只小鸟在脑袋边不停地鸣叫,已无法正常生活了。”直到这时,邱助兵才去了当地医院就医。诊断结果为双侧感音神经性耳聋。当医生表示目前还没有针对神经性耳聋的治疗方式时,邱助兵半信半疑。第二日,他立即赶到省会大医院就医,相同的诊断结果让他一下陷入了恐慌,漫天的阳光亦仿佛忽然失去了光彩,目光所及皆是黑压压的一片,泪水更是如泉水一般打湿了这个一家之主的脸庞和衣襟。

             “从医院回家后,我在家里放声痛哭,埋怨命运为什么这样折磨我。”对于整个家庭来说,邱助兵的倒塌是整个家庭的坍塌,也正是对家庭的责任让这个男人无助地痛哭。

             听力的缺失,剥夺了邱助兵和他人交流的权利,更让他游离在正常世界之外。慢慢的,他变得沉默寡言,变得自卑。“无数个夜晚,我彻夜难眠,觉得亲朋的目光都是异样的,我的人生也在那时走到了低潮。好几次,我想到了轻生,想彻底摆脱痛苦的人生。但是,我还有年迈的父母,有未成年的孩子,这个家庭还需要我。于是,我就只能在痛苦中如行尸走肉般度日如年。”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2010年,转机敲开了邱助兵无声世界的大门。

    https://v.qq.com/x/page/a05331j6e4z.html

    点击链接观看邱助兵开机24个月后听力测试视频

             在一位亲戚的帮助下,邱助兵得知了诺尔康人工耳蜗正在寻找临床试验志愿者的消息。心中既激动,又矛盾。“有人说,国产耳蜗还在临床试验,如果做得不好的话,也许会终身后悔。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我还是决定要试一试。尽管还是临床试验,但也是经过国家卫生部批准的,做了我还有一丝希望,不做连一点希望都没有。”

            2010年4月,邱助兵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成功植入了诺尔康人工耳蜗。四月底,满怀希望的邱助兵正式开机了。当清脆的开机声响起时,邱助兵的心里比吃了蜜还甜。男儿有泪不轻弹,听力失而复得的坎坷和宝贵让他的泪水夺眶而出。

            随着使用时间的增加,邱助兵听得越来越好。如今,他和妻子经营着属于自己的小店,每天都在店内和顾客打交道,甚至独自一人去外地进货,再一次成为了家中的顶梁柱。

            “如今,我从诺尔康人工耳蜗中深深受益,感受到了国产人工耳蜗的神奇效果,感谢诺尔康临床的技术支持以及售后全方位的服务给了我可靠的保障。在诺尔康人工耳蜗的帮助下,我从无声世界走回了有声世界,从一个失业的残疾人转变成了个体经营者。诺尔康人工耳蜗给了我自信,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为它自豪!”

    > 返回列表
  • 打印本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