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尔康招聘
  • 植入者风采集锦
  • |
  • 首页 > 社区 > 植入者风采集锦
  • 一路走过来的青春-徐会军
    时间:2011-11-15  阅读:2520次  作者:admin_nurotron

    无论别人怎么抱怨,无论别人怎么烦扰,现在的我是幸福的。不是吗?
        每天清早上班途中,都要穿过洛浦公园。漫步在垂柳下,草坪旁。俯瞰堤下洛河水波光鳞鳞,远望河水的烟波浩淼,心情倍感舒畅。听到音乐入耳,即可看到旁边的广场上有些晨练的老人在跳舞。在音乐的渲染下,自己的肢体也不自觉的抖动,只是自己实在没学过跳舞,只能在旁边静静地品味音乐的旋律,并傻笑着。随着步伐,这种音乐渐远渐小,接踵而至的是假山下的打鞭声,看着他们的动作,细品其音。再寻着丝竹声走进了郁郁葱葱的竹林中,吹拉弹唱,老人配合的很专业,唱的豫剧《朝阳沟》也或者是《花木兰》……在别人看来这些或许很平常,而对我却是在语训,也是在品味生活。
        想想1年前自己是啥样子呢?多年前又是啥样子呢?
        我原本也是个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少年,就在2002年秋的疾病把刚刚走出校园的我拉进了命运的底谷,因为化脓性脑膜炎高烧一个星期斗昏迷不醒。在大家的合力抢救下,醒了过来,却完全失去了听力。经检测双耳听力分别为110dB和120dB。父母带我跑了好多医院,花费10余万,却没有取得任何效果。2003年春北京同仁医院确诊唯一办法就是人工耳蜗,然而昂贵的费用让我们望而却步,身为农民的父母也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我在劝慰父母的同时暗下决心——我要用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然而事实不可能那么顺利,更不可能一蹴而就。2003年到2006年的家乡对于就业,时间和空间上都处于劣势,对于完全失聪的我就更是难上加难。在钢铁厂、水泥厂、养殖场当搬运工,在汗水淋漓的同时,我没有放下读书,读书让我学会了适应别人的白眼嘲笑,从而也让我更加渴望自尊。上残联的培训班时,我才接触到了残疾人。与各类残疾人相处的过程中,我学会了博爱,和他们相比认识到自己还有长处。然而就业却一直都没有眉目,尤其2008年秋冬之际,自己骑自行车在安阳市的大街小巷跑了1星期,又在郑州街头流浪了5天,都没有找到个容身之处。
        我一直没有忘记寻找人工耳蜗的信息,身边人却都不懂。国家资助的项目没有针对成人的。一次次的希望,一次次的失望。直到2010年,2月底网上无意中发现了北京同仁医院招募国产(诺尔康)耳蜗志愿者的帖子,好激动,好兴奋。因巧值周末元宵节,直到第三天才打通电话。由于时间紧张,正月十七一天一夜挤火车赶到北京去做检查。两周后再到医院做言语评估,接着住院,并于3月30日顺利进行了手术。
    5月4日首次调机,这次我自己一人上京。调完之后我当天夜里回到了郑州,次日找到了河南聋康中心,咨询语训事宜。就这样我我从拼音声母韵母一个个字母的练习,然后拼成音节,再一个字音一个字音地进行纠正。每次上课半小时,每周上三次课,6月份开始每周上1次课。此外还要打工以维持基本生活。
        6月底第5次调机后,我直接从北京回到了安阳老家。中午在村边的公路上下了车,刚好遇到母亲下田回家。公路边噪音太大,我们走进街巷安静的环境才听懂他到问“几点下的火车?”。回到家园坐下,慢慢听懂母亲说“爸爸去上班了……小芳去买菜了……”我听明白了,华发苍苍的母亲激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母亲不会写字,多年来母子间沟通太困难了。
        失聪后的8年多,我一直被听障、工作、感情所困扰着。去年终于在听障上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三角形的稳定性不存在了,想必其他两方面也会迎刃而解。尤其在工作方面,今年找工作已不再困难,自己有了挑选的空间。
        今年4月份我来到了陌生的洛阳,我很欣慰。从语训方面讲,最先听懂的是普通话,其次是自己家乡的方言,自己对洛阳话是陌生的。然而自己与本地人对话却不困难。前两天遇到了位刚从美国过来的一位台胞,语言应该更陌生,然而我们的谈话也没有感到太困难——由此可见,近半年的听力进步是潜移默化的。
        多年的困苦磨难已消耗了我绝大部分的青春,只剩下了个青春的尾巴,但是磨难培养了我的意志,艰辛让我学会了博爱,懂得了感恩,懂得了珍惜生命。
        诺尔康,改变了我的命运;2010年转折了我的人生。
        再次感谢那些给与过我支持和关爱的人们!

    > 返回列表
  • 打印本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