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尔康招聘
  • 植入者风采集锦
  • |
  • 首页 > 社区 > 植入者风采集锦
  • 诺尔康首位植入者老兵的一封信
    时间:2016-12-05  阅读:687次  作者:admin

    l1.png

    老兵与妻子应邀参加第十届亚太地区人工耳蜗植入及相关科学会议(APSCI 2015

            1972年,高中毕业的我入伍参军,被分配到济南军区当炮兵。在当年军训中,因意外双耳被震聋,当时首长和战友们及时把我送到部队医院治疗,但效果不好。后又送到山东省人民医院治疗,效果还是不好。从此之后,一只耳朵有听力,一只耳朵无听力,我只能佩戴助听器帮助听声,在部队边工作,边治疗。不久之后,我复员回乡了,同时也走上了到处寻医问药的道路。

            哪里有治疗耳科的就到哪里去,打针、吃药、吊水、做耳摩……几乎用遍了所有的方式,治疗费用也花了几十万元,但还是见不到任何效果。54岁那年,我的双耳全部失听,助听器已无能为力。

            无法与人交流、沟通让我感到异常痛苦,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经常与家人、同事争吵。渐渐的,我对治疗失去了信心,甚至冒出了寻死的念头。诺尔康的出现让我再一次见到了光明。

    l2.png

    诺尔康董事长李方平先生现场为诺尔康第一例植入者老兵(左)颁发奖状

            经朋友介绍,我带着最后的希望来到上海五官科医院。当天,挂了迟放鲁院长的门诊。迟院长检查完后表示:“你的耳朵是大炮巨响造成双耳失听,打针、吃药都是无用的。只有植入人工耳蜗才可重获听力。”

            多年求医已花费了我大量积蓄,进口耳蜗动辄几十万的价格已远远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只能放弃。一个月后,迟院长打来电话,建议我植入国产人工耳蜗,参加诺尔康临床试验。听到这个消息,我既兴奋又有些担忧:试验成功就好,若失败了那岂不是就变成废人了?但这种想法很快就消失了,对于我来说还有什么比听不见更痛苦的呢?更何况我还是一名共产党员,是一名军人!心中跳跃的是一颗火热的爱国心!这不正是为国家高科技产品的问世作贡献吗?

            之后,我便报名参加临床试验,成为了诺尔康人工耳蜗临床试验第一人。在住院期间,迟院长、诺尔康李方平董事长、银力副总裁及其他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都对我极为关心、支持。后来通过诺尔康临床专家的语言培训及医院调机,声音再次回到了我的世界!

            当声音再次传进我的耳朵时,我热泪盈眶,更令人兴奋的是,我竟然可以立即打电话!重获听力后,我每天在家里看新闻,训练听声,不断和别人交流,从未想过这些平凡的幸福可以再一次回到我的身边!我这个活生生的例子,不正好说明了我们国家的进步和伟大吗?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的人工耳蜗价格比进口低,但效果并不低!

            今年五月,我十分荣幸能够参加第十届亚太地区耳蜗植入及相关科学会议。在这里,我还遇到了中国第一例人工耳蜗植入者陆峰,我们相谈甚欢。他是我国第一例人工耳蜗植入者,我是诺尔康第一例植入者,我们还是江苏老乡!

    l3.png

    老兵和我国第一例人工耳蜗植入者陆峰相遇APSCI,相谈甚欢

            最后,诺尔康人工耳蜗为我们国家的大量残疾患者带来了福音,我表示万分感谢!同时也祝愿上海五官科医院的医护人员以及浙江诺尔康神经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全体员工全家幸福,好人一生平安。

     

    薛文彬

    于APSCI 2015会议发言

    2015年5月1日

     l4.png

     

     

    > 返回列表
  • 打印本页
  •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