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尔康招聘
  • 植入者风采集锦
  • |
  • 首页 > 社区 > 植入者风采集锦
  • 感恩——来自诺尔康植入者的感谢信
    时间:2016-08-11  阅读:710次  作者:admin

             我一直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失聪的,只记得最开始听不到声音时,我的父母带着我跑了很多地方,做手术、吃中药,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但我最终还是没能恢复听力。

             在那东奔西走的岁月,我的父母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失聪,变哑,我知道他们遭受的打击并不比我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听力并没有对我和我的父母有任何的怜惜之情,最终彻底离我而去。

             随着声音的消逝,我说话也变得不清晰了,慢慢地便有了自卑感,不敢在人群中说话,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甚至不敢结交新朋友。因为我连他们在说什么都听不到!

    2_2.jpg

             为了不让爸妈担心,我学会了隐忍,无论什么事都放在自己心里,性格也变得内向了。为了舒缓压力,我每次都把不开心的事写在纸上,然后撕掉,这样心情就能轻松很多。我一度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下去,但我的父亲从来没有放弃我。多年来,他一直在打听能让我重获听力的方法。我不知道他经历怎样的心路历程,但我知道他承受了一次又一次次的失望、绝望,然而他从未放弃。

             2012年,父亲带着我再次踏上前往北京的求医道路。当父亲告诉我,人工耳蜗能帮我回到有声世界时,经历了多次失望的我不敢相信,并不停地思索着:手术失败了怎么办?

             2012年6月,我在北京协和医院由高志强主任主刀植入了诺尔康人工耳蜗。那时的我已经22岁,离开有声世界15年了。未开机的日子,我依旧充满了怀疑和不安。好在医生护士们都对我十分亲切,鼓励着我,安慰着我,让我慢慢安下心来。

    3.jpg

         中华耳鼻喉科头颈外科学会主任委员高志强教授

             一个月后,我终于迎来了开机的日子。起初,我还是不信自己能够听到声音,当我戴上耳机,细微的声音如电流般刺激着我的整个身心,震惊的我竟然以为那是幻想!直到调机师为我调整声音大小时,我才相信,自己是真的听到了!兴奋、激动,那时候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无力的,若非要形容的话,那就像是春天刚醒来的小熊和百花绽放的院子,到处都是阳光和芬芳。

    4.jpg

    凯歌和丈夫、宝宝的全家福

             刚开始那几天,我没能很好地适应听到的声音,觉得很不舒服,慢慢的习惯了之后,便觉得任何声音都十分美妙,也没有了以前的孤独。骑车声、喇叭声、鸟叫声……所有的声音我都能听得很清楚了!

             2014年,我结婚了,如今还有了一个健康的宝宝。我是如此感恩,感恩从未放弃过我的父亲,感恩一直关心、鼓舞我的高医生和冯医生,感恩诺尔康,让我重拾生命的希望!

    编者的话:凯歌7岁失聪,植入诺尔康人工耳蜗时已经22岁,属于大龄语后聋。十五年来一直生活在无声世界。庆幸的是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希望。2012年6月,在北京协和医院由高志强教授植入人工耳蜗。由于听觉剥夺时间太长,术后,对声音开始不适应,最终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周边人的关怀,不但完全融入了有声世界,而且结婚生子。在享受有声生活和家庭快乐时,凯歌不忘给她带来声音的大医,在418日给中华耳鼻喉科头颈外科学会主任委员高志强教授寄去了以上感谢信。

    €³æœµ2.jpg

     

     

    > 返回列表
  • 打印本页
  • 回到顶部
  •